泽连斯基:卷入美总统弹劾调查漩涡

权力更迭后,泽连斯基的政治考验接踵而至。两大竞选承诺中,反腐败推进困难重重,寡头精英与众多政客相互依附,形成巨大阻力;解决乌克兰东部地位问题和处理对俄关系遭遇障碍,俄罗斯不愿做出实质让步,欧盟与美国也未给予乌方更大支持。

传票显示,要求蓬佩奥提供包括两国元首通话前后的相关记录、特朗普私人律师朱利安尼在通话后跟进该事宜的记录、特朗普政府在通话前冻结给乌克兰军事援助等相关记录。委员会表示,他们旨在调查特朗普具体在何种程度上拿国家安全利益用来交换外国势力调查其大选竞争对手。如果蓬佩奥不履行委员会要求,将被视为妨碍众议院弹劾总统调查。

9月25日,特朗普如期公布了与泽连斯基的通话记录,虽然官方说是无删减、无加密的全部记录,但是美国有些媒体猜测,记录通话内容时省略了部分语句。不过,好在省略部分语句的情况下通话记录还算通顺,能够完整表达特朗普与泽连斯基谈话的意思。看过通话内容再对整件事情进行分析,就会发现特朗普根本不是在认错,而是在明目张胆地向民主党发起“挑衅”。

泽连斯基最近对美国《时代》周刊吐露心声,称乌克兰“不信任任何人”,“不希望成为大国玩家棋盘上的一块拼图,任它们撕扯、用作挡箭牌或者某种筹码”。

日前,美乌总统电话门事件,在美国国内引发轩然大波。通话发生在7月25日,特朗普期间曾称,美国前副总统拜登干预乌克兰司法,导致乌克兰检察机关关于拜登之子亨特的调查结束,他还要求乌方展开调查。而电话另一头的泽连斯基也答应,会让乌克兰总检察长调查相关情况。24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宣布启动对总统的弹劾调查,并认为特朗普有违宪法规定的总统指责,并称将追究其责任。

这段录音到底是不是原来的电话录音还是经过删减加工而成,无从得知。但是录音中确实没有通过对乌克兰军事援助来要挟乌克兰的内容。不过录音中要求乌克兰总统和司法部对拜登进行司法调查却是实实在在的。但是在特朗普看来,他认为再正常不过了,我作为美国的总统有责任和义务要求友邦调查美国人的犯罪。

人生如戏,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从曾经的喜剧演员成功转型为一国元首,或许能体会人生舞台的变幻。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门事件持续发酵之际,国会也迈出总统弹劾调查的实质步伐,国务卿蓬佩奥被传唤,要求其在10月4日前提交特朗普弹劾调查中与乌克兰有关的文件。

不过,特朗普总归是经过大风浪的成功企业家,并有在2020年逆袭前第一夫人和前国务卿希拉里的惊人战绩,和在通俄门困境中涉险过关的成就感。有这些垫底,一个70多岁并且已经干过一届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可以说是无所畏惧的。因此,特朗普是不会认错的。在商界成功人士的眼里,最好的防御是进攻。

美国《大西洋》月刊评述,泽连斯基的这一年,堪称现实与戏剧无缝切换的经典后现代小说。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通话门”事件持续发酵之际,国会也迈出总统弹劾调查的实质步伐,国务卿蓬佩奥被传唤,要求其在10月4日前提交特朗普弹劾调查中与乌克兰有关的文件。

特朗普在受到质疑后第一时间公布通话记录,显示出他的坦荡,这种坦荡不管是真是假,都会让大多数人给予谅解。相反,佩洛西和拜登,则明显是准备借此机会损害现任总统的名誉,明知道弹劾总统的证据不足,还要大肆炒作,目的就是为明年的选战布局。把拜登身上再染上点悲情色彩,会进一步提升这位前副总统的大选支持率。

特朗普7月与泽连斯基的通话遭美国情报官员检举,由此引发弹劾调查。泽连斯基被卷入这一事件,成为西方媒体聚光灯下的热门面孔。

主动公布与乌克兰总统的通话记录,让特朗普变被动为主动。而且更能博得美国民众的同情,毕竟谋求2020年大选连任d的特朗普,现在是美国政坛的众矢之的。就连被特朗普扫地出门的博尔顿,也公开支持共和党内的竞争者。佩洛西和拜登也是瞅准了特朗普这种“众叛亲离”的处境,要大做文章搞臭他。

2018年年底,因饰演总统而名声大噪的泽连斯基宣布参选总统,并在不到4个月后胜选。泽连斯基喊出“反腐”“变化”口号,力压一众老牌政客,轻松当选;其领导的人民公仆党在7月议会选举中以43%得票率成为第一大党。

民主党和部分站在民主党派的媒体依旧抓着“特朗普安排美国司法部门与乌克兰政府联系”这件事不放,他们认为特朗普是在利用政府权力,推进一项有利于他自己的政治调查,这有违美国宪法。然而,特朗普的手下倒是对这件事撇的很干净,司法部长巴尔表示对特朗普和泽连斯基会联系他毫不知情,他也不知道调查拜登父子之事,特朗普的私人律师朱莉安妮也表示对事情毫不知情。

戏如人生,从矢志开辟外交新局面,到陷入大国博弈夹缝,最终被动成为美国总统特朗普弹劾事件中的重要角色,泽连斯基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无奈。

这段文字公开,当然不是特朗普承认了什么,而是觉得无所谓、没有什么。他仍然认为,自己和别人通话,怎么谈都没有问题。真是一个自以为是的人。我们可以看出,作为美国总统,和乌克兰总统谈及拜登儿子被起诉,并不是两国关系重要事情。很明显,这是特朗普针对自己政敌的行为。所以,虽然泽连斯基答应,由最高检查长负责调查此事,但之后知道会陷入美国党派争斗,犯大忌的事,没有行动。因此,也是特朗普后来催促的原因了,也是中断援助的原因。可见媒体曝光的基本属实,特朗普的确以美国总统的身份,要求泽连斯基帮助调查拜登儿子的事情。既然这种调查,不是国家关系问题,当然就是用于特朗普个人用途上,也就是为他的大选服务了。

所以从这段录音的话语来看,特朗普绝对不是要认错,而是想通过这段录音来澄清自己做了该做的事,而不是做了不该做的事。问题就在于,虽然这段录音澄清了一些传闻,但是也证实了他确实干预了乌克兰的内政,要求乌克兰总统和司法部长为调查拜登做些什么,难逃利用总统权利打击政治对手的嫌疑。

当然,我们开始也提到了记录内容存在省略,毕竟通话记录都是人工记录和回想的,部分是机器直接摘录的二者通话原句,其中或多或少会出现省略,但是通过泽连斯基的正常回应也能推断出特朗普确实没有提到撤回援助资金的字眼。只不过,这也不能排除特朗普谈话逻辑中存在某种压力的暗示,特朗普最开始谈的是美国对乌克兰的益处,以后又请泽连斯基帮忙,毫无疑问,这其中存在着一定的逻辑暗示——我帮了你,你就要帮我,你若不帮我,还要我怎么帮你?只不过,特朗普利用逻辑上的暗示避免了直接言语暗示,跳出了美国法律所约束的范围。

这些文字说明,最低是让泽连斯基关注这件事,而且点出了特朗普自己的目的,“拜登阻止了对其儿子的起诉。很多人都想搞清楚是怎么回事”。哪里是很多人想搞清楚,明明就是特朗普自己想要搞清楚嘛。欲盖弥彰!

其实,特朗普的目标就是拜登,说实话民主党成功弹劾特朗普的可能性几乎为零,就算众议院可以通过,参议院也通不过,高等法院更加不可能通过,那些地方都是共和党的天下,特朗普早算好了这一局面,所以敢冒这个风险,而且在公布的通话记录中也没有多少把柄,尽是模棱两可的话,全都没说死,怎么理解都可以,让泽伦斯基和美国司法部联系,却不给司法部任何指令,可见早就想好对策。关键是,民主党这么一闹,先把拜登给做掉了(曹操杀蔡瑁),现在全美国都知道拜登原来是个利用职权包庇儿子的伪君子(已经有美国媒体爆料拜登自己曾经夸口,他给乌克兰总统六个小时的时间罢免企图调查他儿子的乌克兰总检察长,结果乌克兰总统屈服了),这么一来,拜登的整个政治前途彻底完了,别想选什么总统了,特朗普轻而易举的干掉了对方威胁最大的主将。那么,美国人会不会觉得特朗普有叛国嫌疑呢,从而影响特朗普自己的选情。美国早就分裂了,不喜欢特朗普的那部分人,就算没有“通话门”也不会投票给特朗普,而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共和党人,则会更加团结,更加坚定支持特朗普(就像当初克林顿一样),中间选民也会觉得民主党不地道,毕竟拜登犯罪在先,为何不能调查?所以,至少到目前为止所谓“通话门”都是有利于特朗普的。

特朗普设定了一个好计,他和泽伦斯基的通话本来是悄悄进行的,根本就没几个人知道,然后出了一个“告密者”,把事情捅出去,然后佩洛西和民主党人以为捞到什么稻草,迅速把它搞大,甚至闹到弹劾程序,接着特朗普一反过去的作风,立马公布通话记录,以前但凡需要公布他的什么记录(比如纳税记录),特朗普总是想尽办法拖延,或者干脆拒绝,这次好了,不用催,主动公布,可见早就算计好了。整件事情,极像三国演义里面周瑜搞的蒋干中计。

美国《纽约时报》9月20日对外揭露,特朗普曾经向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施压,要求其对美国前副总统拜登之子亨特·拜登进行调查。而且如果不配合调查,特朗普要挟不给乌克兰4亿美元的经济援助。美国民主党掌控的众议院以此为理由,准备发起对现任总统特朗普的弹劾案。民主党候选人、前任副总统拜登表示支持态度。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