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战摩苏尔:围城背后的明争暗斗

图片 6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以下简称伊斯兰国)似乎是在一夜之间冒出来的,ISIS的恐怖分子们在叙利亚和伊拉克实施多重暴力活动,造成大量死伤,其凶残程度令人咋舌。ISIS究竟是一个怎样的恐怖组织?它的未来命运又会如何呢?

摩苏尔是“伊斯兰国”在伊境内控制的最后一座城市,也是该组织在伊境内的大本营,收复摩苏尔将标志着伊拉克反恐战争取得重大胜利。自10月份伊拉克政府军发起摩苏尔收复战,两个月来,战事异常残酷,各方激烈博弈——

图片 1 揭秘ISIS(资料图)

  曾是“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

图片 2

图片 3 ISIS成员

  伊斯兰国曾是“基地”组织的伊拉克分支。在2006年增兵阿富汗后,美军及其盟友逊尼派武装击溃了“基地”组织,但没有摧毁伊斯兰国。美国驻伊拉克指挥官雷·奥迪尔诺将军2010年表示,伊斯兰国虽然实力削弱,但基本上保持原貌。2011年,伊斯兰国卷土重来。他们成功让伊拉克政府扣押的大量囚犯获得自由,实力不断壮大。

12月10日,伊拉克政府军的装甲车在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市内行驶。雅兹尔 摄

图片 4   网上关于巴格达迪的照片仅有2张。其中一张是巴格达迪2005年至2009年在狱中拍摄(左),另一张图片由伊拉克政府今年1月发布(右)。

  2014年2月,伊斯兰国与“基地”组织分道扬镳。但哈弗福德学院政治学家巴拉克·孟德尔森表示,是叙利亚将二者之间的关系推到“断裂点”。

12月10日,伊拉克联合行动指挥部发表声明称,政府军当日收复了摩苏尔东部的4个街区,已累计收复摩苏尔东城的31个街区。一个多月以来,一场争夺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的战役,在伊拉克政府军和“伊斯兰国”极端组织武装分子之间展开。随着摩苏尔之战渐入白热化,这场围城战背后的多方利益争斗也愈演愈烈。

图片 5 ISIS活跃地区(资料图)

  军事实力远不如伊拉克军队

城市巷战惨烈异常

  “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S),这支仿佛从沙漠里冒出来的宗教武装力量,在6月10日至11日两天时间里势如破竹,相继攻下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以及另一城市提克里特,兵锋直抵首都巴格达近郊,让全世界胆战心惊。

  伊斯兰国并不具备从伊拉克政府手中夺取国家控制权的能力。乐观估计,伊斯兰国的作战士兵人数在1万到5万之间。但据美国中情局的估计,人数在2000到3.15万之间。相比之下,伊拉克拥有25万士兵,还有警察部队。伊拉克军队有坦克、飞机和直升机,伊斯兰国的实力远不及政府军,不可能夺取政权。即使在伊拉克南部地区,他们也无法构成重要威胁。

摩苏尔靠近土耳其边界,是伊北方工业、农业、金融中心和库尔德自治区的政治中心,拥有伊北方最大油田和最大炼油设施。这一城市于2014年被“伊斯兰国”占领,成为其主要据点。摩苏尔之役被视为剿灭“伊斯兰国”的决定性战役,如果失去对摩苏尔的控制,那么“伊斯兰国”对伊拉克的控制可能就此终结。

  ISIS不仅攻势凌厉,其组织结构、运作方式和战略目标也十分特殊,严格禁止饮酒和西方娱乐文化,禁止观看世界杯足球赛,堪称最危险的恐怖组织。此外,ISIS占领摩苏尔后,从当地银行劫走超过4亿美元现金和大量金块,随后不断向油田发动袭击,一跃成为全球最富有恐怖武装。

  尽管伊拉克军队的实力和人数都远超伊斯兰国,但在实际较量中,他们的表现却是一团糟,这也是伊斯兰国猖狂的重要原因所在。以摩苏尔的战斗为例,3万伊拉克军队对阵800伊斯兰国战士,但由于缺少斗志并且不愿意为政府去死,伊拉克军队以失败告终。在6月10日之前,伊拉克军队每个月都有数百人开小差。伊斯兰国的快速扩张让形势进一步恶化。

实际上,自“伊斯兰国”武装占领摩苏尔起,战斗就从未终止。伊拉克政府军、库尔德民兵武装、什叶派“人民动员”武装,和“伊斯兰国”武装一路打到现在。

  控制油田收买外籍兵

  在叙利亚拥有一个重要基地

近两年来,伊拉克政府军、库尔德武装在国际反恐联盟的支持下,先后夺回了提克里特、基尔库克、拉马迪等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城市,并在今年6月收复了距首都巴格达仅50公里的费卢杰。10月17日,伊拉克总理阿巴迪宣布发起摩苏尔收复战,10月31日,政府军对摩苏尔发起总攻的战役拉开序幕。目前,伊拉克军队和反恐部门正在对摩苏尔北部和东部进行突击,并已进入东部的数个街区。伊拉克警察部队则向城市南部推进。什叶派民兵负责将恐怖分子从具有战略意义的泰勒阿费尔清除,并切断摩苏尔极端分子的补给线。

  6月10日,“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简称ISIS)对伊拉克第二大城市摩苏尔发起闪电式进攻,并成功占领这一战略要地。在此之前,ISIS并不出名。

  叙利亚当前的危机是伊斯兰国壮大实力,能够对伊拉克政府发动有效袭击的最重要原因之一。在叙利亚东部,伊斯兰国控制了一些地区。叙利亚的混乱局势允许他们将占领的地区牢牢控制在自己手中。从武器装备和资金的角度上说,这些占领区对伊斯兰国极为重要。分析人士指出:“叙利亚内战让伊斯兰国获得大量武器装备。借助于当地的企业和石油天然气产业,他们同时获得大量资金。”

在这场无比惨烈的城市战中,成千上万的平民受到伤害。报道称,为了抵御伊拉克政府军的攻势,“伊斯兰国”武装分子以密集的建筑为掩护,拿无辜平民当“人肉盾牌”,他们穿梭于复杂的地道中,伺机伏击政府军。武装分子使用狙击手、火箭弹、迫击炮、自杀式汽车炸弹抵挡政府军攻势,让一度势如破竹的军事行动陷入停顿。国际移民组织统计数据显示,10月17日至12月11日期间,伊拉克安巴尔、巴格达、埃尔比勒、萨拉赫丁和尼尼微几个省份共有9万余人被迫离开家园,其中绝大多数都来自摩苏尔市所在的尼尼微省。联合国人道主义协调办公室在一份最新报告中指出,摩苏尔周边已经完工的8个安置营地只能接收6万人,联合国和伊拉克政府正在加紧修建新营地。该机构在战役初期曾估计,攻城战开始后可能需要疏散20万人,最坏情况下这一数字会达到70万。

  据英国媒体报道,ISIS成立于2013年4月,其前身是成立于上世纪90年代初的“一神论和圣战”组织演化而来,创立者是“基地”组织“三号人物”扎卡维。9·11事件后,他们作为恐怖主义组织遭到围剿。

  此外,这些地区也是一个重要的“安全区”。在与叙利亚军队作战时,伊斯兰国的战士可以安全地撤回伊拉克;与伊拉克军队交战时,也可撤回到叙利亚。(任秋凌)

图片 6

  随着美军进驻阿富汗和塔利班政权的垮台,ISIS在受到重创以后转移到因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后出现政治真空的伊拉克,成为“伊拉克基地分支”。然而,虽然脱胎于“基地”组织,但由于ISIS奉行的教义甚为极端以及与扎瓦西里的冲突,“基地”组织不承认ISIS是其分支。

12月10日,伊拉克政府军的装甲车在伊拉克北部的摩苏尔市内行驶。雅兹尔 摄

  叙利亚内战则成为ISIS发展的重要阵地。2011年,ISIS的武装分子通过伊叙边境进入叙利亚,随后在叙利亚组建了一支名为“胜利阵线”的激进组织,在叙利亚内战期间迅速扩张,并趁机吞并部分叙利亚反对派组织。

各路人马明争暗斗

  2013年,ISIS头目阿布·巴克尔·巴格达迪合并了伊拉克境内多个伊斯兰组织,成立了“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组织。在叙利亚,ISIS攻占东部城市拉卡,控制了叙利亚和土耳其边境关卡,还掌握着附近油田和炼油厂。依靠油田收入,ISIS在拉卡及周边行使行政管辖,甚至还开通公共

摩苏尔战役打响时,伊拉克总理便预计战斗“将在数周内结束”,而美国各主流媒体也对战事的走向非常乐观。虽然战事进展看似顺利,但摩苏尔地区教派庞杂,多方势力犬牙交错。单说参加围攻摩苏尔的联盟各方,什叶派的伊拉克政府军、伊朗支持的“人民动员”武装、逊尼派的土耳其军队、谋求独立的库尔德武装都各怀其志。

  目前,ISIS自称拥有万余名武装人员。据美国智库调查显示,ISIS武装分子在叙利亚境内可能有6000到7000人,在伊拉克境内则有5000至6000人。

为争取毕其功于一役,伊拉克政府和美军为此次战役做了大量准备。据报道,伊拉克和美国领导的联军此前耗时一年多备战,从而敲定对“伊斯兰国”的空袭目标。在这场战役中,伊拉克方面投入3万多兵力,包括伊安全部队及军警、库尔德武装等。美国方面也给予相应支持,不久前,美军宣布增派600人参加摩苏尔之战,使美军在伊拉克人数达到5200人。随着奥巴马第二任期接近尾声,奥巴马政府乃至民主党,都需要在“反恐”上有所建树,为时日不多的执政生涯留下政治遗产。

  除了人数外,ISIS成员的国籍也难以统计。据伊拉克《晨报》报道,ISIS绝大部分头目和指挥人员来自伊拉克、利比亚、沙特和突尼斯,而参加实际战斗的人员大部分来自利比亚和伊拉克。

在攻城中表现最勇猛且承受了巨大牺牲的库尔德人丝毫没有掩饰其借摩苏尔之战建国的雄心。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政府总理内奇尔万·巴尔扎尼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摩苏尔战役结束后,库尔德领导人将与巴格达中央政府谈独立事宜。他说:“时机早已成熟,虽然我们现在正在集中精力打击‘伊斯兰国’,一旦摩苏尔解放,我们将会与巴格达的搭档们讨论独立事宜。”可以预见,随着摩苏尔之战走向尾声,库尔德人独立建国的雄心必然与伊拉克政府之间产生难以调和的矛盾。

  有资料显示,ISIS雇佣了很多外籍士兵,其中大部分来自车臣,另有500多人来自美欧。ISIS甚至为来自于不同国家的穆斯林专门组建了“车臣部队”、“法国部队”、“德国部队”、“比利时部队”。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