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主义研究】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南亚活动的现状、影响及发展趋势

图片 1

  【环球军事报道】“与美国拼凑的打击IS联盟行动乏力、各自为政不同,世界多个地方的极端组织宣誓效忠IS,这使IS的合纵连横得到加强,使其更难对付了。”在伦敦出版的阿拉伯文《生活报》7日称,巴基斯坦塔利班日前发表声明,宣布“效忠”IS,并称将为IS提供一切可能的支持,助其“建立全球性的哈里发国”。

内容提要:“伊斯兰国”是具有自身独特理论体系的极端和恐怖组织,已宣布中国是其未来主要对手。通过“哈里发”制度,IS
在阿富汗和中亚快速扩张,现已形成四条发展路线,未来费尔干纳盆地可能重新成为中亚“火药桶”,对我国周边安全造成压力。我国宜加强国际合作,抑制其发展势头,同时加快我国境内伊斯兰教引导体系建设,从源头上抵御IS
影响,并将反恐纳入全球治理体系。

原标题:【恐怖主义研究】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南亚活动的现状、影响及发展趋势

  “半岛”电视台援引对巴塔发言人的电话采访称,“伊斯兰国”尚未组建之前,巴塔就已经“帮助和支持”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参加“圣战”的武装人员,迄今向那里派出1000至1500名“战士”。同时,巴塔敦促IS与中东地区的其他极端组织在面临共同敌人时“搁置分歧”,“团结抗敌”。

图片 1

一、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世界范围内的表现 (一)
“伊斯兰国”从“建国”到覆灭的发展演变 1.“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发家”壮大。

  世界各地的极端分子也试图加入IS。美国司法部6日宣布,联邦调查局日前在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逮捕了一名男子,他被指控试图前往中东参加IS。日本共同社7日称,日本北海道大学的一名学生及其朋友共4人打算去叙利亚加入“伊斯兰国”进行圣战,这个“阴谋”败露后被日本警方逮捕。

作者简介:张宁,中国社会科学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亚研究室副主任
;马文琤,中国社会科学院“一带一路”中心副研究员。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后,
次年本·拉登任命阿布·穆萨卜·扎卡维为伊拉克“基地组织”分支的首领,
主要在伊拉克开展“圣战”活动。2006年6月7日在美军的一次空袭中扎卡维身亡,
后接任的是阿布·阿卜杜拉·拉希德·巴格达迪,
他于2006年宣布成立“伊拉克伊斯兰国” (ISI) 。2010年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
(Abu Bakr al-Baghdadi)
成为“伊拉克伊斯兰国”新一任埃米尔。随着美军2011年从伊拉克的撤军,
ISI再次得到发展的机会, 加之叙利亚的内战也为其开辟了新“圣战”战场,
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派遣阿布·穆罕默德·约拉尼领导的努斯拉阵线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
圣战势如破竹,
攻下了叙利亚的大片领土。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唯恐约拉尼自立为王,
所以在2013年单方面宣布ISI与努斯拉阵线合并统称为“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
(ISIS) , 此事遭到势头正盛的约拉尼的反对。2014年初,
ISIS为了扩张领土在叙利亚发起拉卡和代尔祖尔两大战役,
将努斯拉阵线逐出了拉卡, 2014年6月阿布·贝克尔·巴格达迪宣布用“伊斯兰国”
(IS) 取代“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
ISIS) ,
并在中东开始了“建国”活动及在世界穆斯林国家范围内开展“建省”活动。从2014年“伊斯兰国”建省开始,
以伊叙两地为中心, 其势力范围不断蔓延, 在北非建立“西奈省”,
在南亚建立“呼罗珊省”等,
企图建立囊括北非、西亚、中亚、南亚及中国新疆在内的“哈里发国”。

  俄罗斯《观点报》称,IS武装分子开始在前苏国家活跃起来。乌兹别克斯坦情报部门决定加强针对IS的情报工作,因为该国国内极端组织“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组织宣布与IS合并。专家担心,IS正以令人难以想象的速度迅速扩大,在得到IS的财政支持后,“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等中亚国家内部极端组织活动范围可能会扩大到整个中亚,甚至可能扩散到俄罗斯地区,从而造成中亚局势动荡。

IS 即我们常说的“伊斯兰国”(ISIS :Islamic State of Iraq and al
Shams),全称是“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或“伊拉克和大叙利亚伊斯兰国”,缩写称为“达伊沙”。阿拉伯语中的“沙姆”是历史地名,原指大叙利亚,泛指地中海东部地区。媒体中还经常出现的名称“伊拉克和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
:Islamic State ofIraq and the
Levant),是从英文媒体转译而来的。“黎凡特”原意是日出的地方,是西方对今天地中海东部沿岸地区的旧称,是对阿拉伯语“沙姆”的意译,不是音译。

2.“伊斯兰国”在中东的势力范围消失殆尽。

  《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前总统卡特1980年曾表示,“美国要通过武力来防止波斯湾落入邪恶之手”。数十年来,美国在众多中东国家中卷入战争,叙利亚则是自1980年后美军所介入的第14个中东国家。文章称,美国所做的并不只是控制当地中东局势稳定而已,更多时候华府希望通过政权更替来实现最终的民主国家建立。但不幸的是,很多中东国家仅仅停留在了政权更替阶段。随着战事不断变化,已经很明确美国将与IS打一场持久战,不过历史告诉美国:即使我们最终获得战争胜利,从整体角度,在未来10年中,美国所消耗的人力、物力、财力必将大于所得利益,所以从战略角度讲,这是一场必败的战争。▲

当前国际公认的“伊斯兰国”的发展历程大体是:1999年,约旦人扎卡维来到阿富汗,加入基地组织,并在基地支持下回到约旦创立“统一和圣战组织”。2001年和2003年美国分别发动阿富汗和伊拉克战争后,该组织“高举打击外国侵略者和伊拉克什叶派马利基政府的旗帜”,吸引大批圣战分子。2004年10月,扎卡维将“统一和圣战组织”改名为“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公开宣誓效忠基地组织。在美军、伊拉克政府军和投靠伊政府的逊尼派武装组织的联合打击下,该组织曾严重削弱,扎卡维本人也在2006
年6月7日国际联军的空袭中被炸死。扎卡维死后四个月,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推举出新领导人奥马尔·
巴格达迪,并宣布建立“伊拉克伊斯兰国”。2010
年4月18日奥马尔·巴格达迪被美军空袭炸死,当年5月贝克尔·
巴格达迪被推举为新领导人。2011年美军从伊拉克全部撤出,当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重新活跃,并在叙利亚组建恐怖组织“努斯拉阵线”。2013
年4月9日,贝克尔·巴格达迪宣布将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与“努斯拉阵线”合并为“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但努斯拉阵线领导人朱拉尼及该组织部分成员不同意)。2014年6月29日,“伊斯兰国”宣布建立哈里发制度,并公布未来疆域范围,7月4日,贝克尔·巴格达迪以哈里发身份在伊拉克北部城市摩苏尔的一座清真寺公开现身,呼吁全世界穆斯林向他效忠,听从他的领导。

2016年10月, 在反恐联盟的合作之下,
截至2017年末“伊斯兰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失去了大片领土,
其势力范围仅零星地存在于沙漠地区,
制造的恐怖袭击事件达到2014年6月“建国”以来最低点。经过多方武装势力的围攻,
2017年初, 伊拉克政府军解放了摩苏尔的东部城区,
圣战分子的战斗士气低落。叙利亚的反恐合作也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据消息称,
2017年初叙利亚就解放居民点累计228个,
解放的领土也达3975平方公里。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更是组成民兵参与打击境内的恐怖组织,
并与2017年4月20日解放了乌姆特涅克、瑟瓦、比尔科比、赫塔什四个拉卡村庄。伊拉克联合行动指挥部发言人叶海亚·拉苏尔当天在记者会上说:“截至2017年3月31日,
‘伊斯兰国’控制的伊拉克领土面积已从2014年的40%减少到6.8%。” (1) 可见,
“伊斯兰国”在中东的生存空间急剧萎缩。2017年6月21日,
IS在摩苏尔炸毁了具有象征意义的“建国寺”, 伊拉克总理海德尔·阿巴迪认为,
“伊斯兰国”此举无异于正式宣告战败。 (2) 截止到2017年10月,
反恐联军已经从“伊斯兰国”手中解放了90%的土地。 (3)
随着“伊斯兰国”进入后IS时代,
与之前相比其发动恐怖袭击的数量有所下降、强度有所减弱。据法新社2018年1月18日报道,
简氏恐怖主义与叛乱活动情报中心当日发表的一份报告称,
伊拉克和叙利亚2017年在恐怖袭击中丧生的人数大幅下降。2016年伊拉克武装袭击死亡人数为8437人,
2017年的死亡人数为3378人,
相比下降了60%。2017年叙利亚死于恐怖主义和叛乱的人数从2016年的6477人下降至3641人,
丧生人数下降了44%, 报道还称在全球范围内, 恐袭致死人数呈下降趋势,
从2016年的27697人下降至去年的18475人。 (1)可见,
“伊斯兰国”在中东的生存空间受到严重挤压, 势必会寻求报复并企图发展新据点。

  【环球时报驻外记者 黄培昭 纪双城 青木 陶短房 环球时报记者
杜天琦●陈一 柳玉鹏】

从公开资料看,自2006年基地组织伊拉克分支宣布改称为“伊拉克伊斯兰国”后至2015年底,“伊斯兰国”共产生两位领导人,并均称自己为“巴格达迪”。第一位是阿布·奥马尔·
巴格达迪,第二位是2010年5月16日推举出的阿布·
贝克尔·巴格达迪。“伊斯兰国”前后两任领导人都将自己的姓改为“巴格达迪”,意味着两人均来自伊拉克并推崇巴格达迪教派思想。不同的是,奥马尔·巴格达迪基本遵循基地组织的活动方式,而贝克尔·巴格达迪上任之初还向基地效忠,但不久便完全依照哈里发模式,改造“伊斯兰国”的组织结构和管理方式,不但宣布建立“伊拉克和沙姆伊斯兰国”,而且自称哈里发,不但不再听从基地组织领导,而且要求基地组织向其宣誓效忠。2014年2月3日,基地组织发表声明,表示“伊斯兰国”不是基地组织的分支机构,自己与“伊斯兰国”毫无关系,并要求其停止活动。

(二) 后IS时代“伊斯兰国”在世界范围内的恐怖活动

从IS 领导人巴格达迪的名字、服饰、言行以及IS 官网材料可知,IS
具有以下特点:第一,遵循逊尼派艾什尔里教义巴格达迪支派。其最大特点是纯熟运用辩证法,在坚持复古归真的同时,利用辩证逻辑,将现代与传统有机结合,形成系统完整并具有自身特点的哲学理论体系,达到伊斯兰思辨哲学的“新巅峰”。艾什尔里是伊斯兰教逊尼派三大教义学派中影响最大的学派,又称作“新凯拉姆”学派。“据圣训传述,伊斯兰教每过一百年就会出现一位天才人物,复兴正统信仰于危难之际。艾什尔里便是继二世哈里发欧麦尔和沙斐仪教长之后的第三位信仰复兴者。”巴格达迪则是艾什尔里学派的继往开来者,对后世影响极大。巴格达迪支派重视伊斯兰教政治学说,详尽论述有关国家首脑伊玛目的资格、推举方式、就职方式、职责、继承权及历史上的伊玛目制度。

2017年年底伊拉克、叙利亚宣布战胜了“伊斯兰国”, 收复了所有失地,
从表面上看该组织在军事上陷入被动局面,
但“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纷纷外逃至欧洲、南亚、东南亚地区进行“碎片化”“零散化”的恐怖袭击,
这在一定程度上加大了反恐难度。后IS时代的“伊斯兰国”并不谋求领土的扩张,
而是开展疯狂的恐怖袭击活动增加威慑力。

从宗教理论角度看,在艾什尔里教义巴格达迪支派理论体系指导下,IS
将逊尼派的哈乃斐、马立克、沙斐仪、罕百里等四大教法原理综合运用,形成自己独特的行为体系,与主要奉行罕百里教法的沙特阿拉伯等中东国家、基地组织等既有相似之处,又有很多不同,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比如IS
否认支撑沙特阿拉伯国家制度的三大支柱“唯一的统治者、唯一的权威、唯一的清真寺”(分别对应着沙特阿拉伯国王的统治权力、瓦哈比派的国教权力、教派对真言的解读权力),而这三大支柱则是瓦哈比派的思想核心。再比如,IS
广泛使用网络宣传,允许大规模杀戮和性虐,这些问题能在教义教法上“解释得通且让人信服”,说明IS
在建立自己的理论和逻辑体系时是花费了一番功夫的。

1.“伊斯兰国”辗转欧洲制造新形式的恐怖袭击。

第二,具备国家形态,践行“哈里发”制,且在一定条件下允许“双哈里发制”。IS
是当今世界唯一宣布建立哈里发政权的伊斯兰组织,并已在自己盘踞区内应用“哈里发”制,使其具有国家和政权的形态。其他的组织只是将“哈里发”和“沙利亚法”作为奋斗目标,从规模和结构上也属于集团性质,不具备政权形态。

随着“伊斯兰国”在中东势力的节节败退, “伊斯兰国”的圣战分子一部分回流到本国
(尤其是约旦和突尼斯) 引爆自己。据材料显示,
大约5000至6000名突尼斯人和2000到3000名约旦人为其效力,
截止2016年年底已有800名突尼斯战斗人士回家,
这也是2017年北非安全形势进一步恶化的原因。另一部分则乔装成中东难民或盗取空白护照潜入欧洲发起恐怖袭击,
据俄罗斯《报纸报》1月3日消息, 意大利情报部门的消息人士称,
以“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头目拉夫德利姆·穆哈杰里 (Lavdrim Muhaxheri)
为首的400名恐怖分子已乔装成难民潜入欧洲实施恐怖袭击活动。 (2) 2017年3月,
巴格达迪也在其“告别演说”中也承认在伊拉克的战斗中的失败,
他命令非阿拉伯人员回到各自的国家引爆自己。(3)
“伊斯兰国”为了鼓励战士们执行自杀任务发行了“通往天堂的护照”,
拥有护照的战士死后能上天堂, 还有处女相陪。 (4) 种种资料和事件表明,
“伊斯兰国”在伊叙两地失利之后, 使得恐怖主义活动外延扩大,
从欧洲局部蔓延至欧洲大部分国家, 恐袭活动一度呈现“遍地开花”之势,
法国、英国、俄罗斯、比利时等国无一幸免, 给欧洲蒙上了恐怖的阴霾,
安全形势令人担忧。

在伊斯兰世界,想成为哈里发需至少具备出身于古莱氏圣裔家族,为人虔诚、公正、勇敢善战,精通律法,有独立判断和处理教务国务的能力和健康的体魄等条件。其中相对重要的条件:一是本人具有极其渊博的宗教理论素养、道德水准和管理能力,哈里发既是行政长官,也是宗教领袖。贝克尔·
巴格达迪毕业于巴格达伊斯兰经学院,拥有博士学位,还在阿富汗作过战,属于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并从基层做起的领导人。二是出身要好,正所谓“根正苗红”才能享有更高威望。贝克尔·巴格达迪来自圣裔家族的血统和光环使其拥有与生俱来的“合法性”和“神圣性”。三是拥有相对固定的领地,有完整的管理体系,能够对盘踞区进行稳定和有效的治理。游击组织的领导人绝对无权担任哈里发。IS
已效仿圣人穆罕默德迁徙到麦地那城之后建立的“伊斯兰国”的基本形态,建立起自己的哈里发组织和管理结构,在哈里发之下共设置助理、执行部长、州长、圣战司令、国土安全、外交、产业、司法、行政机构、金融业、宣传、全民代表大会等12个部门。这既是教法的规定,也是为了增加“伊斯兰国”的神圣性。据统计,截至2015年7月底,IS
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占领区面积约8.3万平方千米(相比2015年1月底的9.15
万平方千米减少约9.4%)。

由表一可知“伊斯兰国”17天中就连续发动了四次恐怖袭击, 死伤惨重,
而且恐怖袭击的方式也发生了变化, 目标往往是人群集中的闹市,
而且“独狼”式的恐袭突出, 并向“群狼”的态势发展,
这种恐怖袭击成本低但成效较高。2017年7月,
国际刑事警察组织发表了一份173名极端组织“伊斯兰国”人员的名单,
这些人很可能通过各种渠道潜藏在欧洲国家准备发动自杀式炸弹袭击。2017年10月,
“伊斯兰国”发布图片宣称于2018年6月在俄罗斯举办世界杯之际发动恐怖袭击活动。近两年“伊斯兰国”的暴恐形式变化与其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颓势有直接关系。截止2017年末“伊斯兰国”在伊叙两国丧失90%以上的领土,
圣战分子也急剧锐减, 号召圣战者回流目的之一:是寻求第三国战地,
以求化整为零,
寻求伺机再起的机会;目的之二:不排除为了掩饰在中东战场上的颓势而强化在欧洲的恐袭,
以鼓舞士气并彰显其影响力依旧存在, 这就使得欧洲的反恐行动任重而道远。

对一些思想较极端的穆斯林来说,伊斯兰世界能够出现哈里发是其“梦寐以求的梦想”,相当于“终于有了核心和主心骨,可以号令和统一伊斯兰世界,恢复伊斯兰荣光,消除历史屈辱和外族压迫”。这也是巴格达迪能够吸引世界各地的极端和暴恐分子赴叙利亚和伊拉克参战的原因之一。对IS
而言,它要追求领土扩张,直至恢复伊斯兰盛世。对外扩张的途径主要是“追求效忠”。在其计划占领区域内的穆斯林只有两种选择,非穆斯林也只有两种选择。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上半年,全球已有64个极端组织向IS
宣誓效忠,包括非洲的博科圣地组织、俄罗斯的车臣反政府武装“高加索酋长国”、巴基斯坦塔利班、部分阿富汗塔利班和基地组织分子、乌兹别克斯坦伊斯兰运动、印尼的回教祈祷团、菲律宾的阿布沙耶夫武装集团等。与此同时,为“确保政权稳定”,IS
教义允许在“两地之间有很宽的海洋相隔,且两地之间在无法互相援助的情况下,另选一个伊玛目”,即允许同时存在两个哈里发,其中巴格达迪作为哈里发是首领,另一个哈里发虽有极大权力,但相当于巴格达迪的全权代表。至于另一个哈里发在何时、何地产生,目前尚不得知。据宗教人士分析,从有海相隔且不便管理以及围剿什叶派的角度考虑,第二个哈里发未来极有可能在历史上的“呼罗珊”地区产生,在中亚地区产生的可能性也很大。双哈里发制在一定程度上意味着IS
是“打不垮”的组织,领导人有“备胎”,具有多重保险。

  1. 东南亚的极端组织向IS效忠, 恐袭风险持续加剧。

第三,将发展目标确定为“恢复阿巴斯王朝”。伊斯兰历史上被广泛承认并影响巨大的王朝主要有三个:倭马亚帝国(又译为“伍麦叶帝国”,661—750年)、阿巴斯帝国、奥斯曼帝国。从巴格达迪讲话中可知,IS
将阿巴斯王朝作为奋斗的榜样和目标,其控制区内的很多做法,都是严格遵循该王朝的做法。之所以选择阿巴斯王朝,主要原因是IS
认为该王朝最纯正和强大。阿巴斯是圣人穆哈默德的叔父,是纯正的阿拉伯人和圣裔家族。在其全盛的8—9世纪,疆域地跨欧亚非三大洲。不过,IS
追求阿巴斯王朝的目的主要是借鉴其制度和管理模式(一个由阿拉伯人依据正统的伊斯兰教义实现统治的国家),推崇当时的教义和教法以及统一伊斯兰世界的雄心,而不限于该王朝的疆域。

东南亚地区5.6亿人口中, 穆斯林达到2亿,
尤其是印度尼西亚是目前信仰伊斯兰教人口最多的国家。 (1)
由于宗教和族群矛盾,
为境内极端主义和“伊斯兰国”的渗透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本地区囊括在“伊斯兰国”建立横跨北非、中亚、南亚、东南亚的哈里发大帝国之中,
因此自2014年“伊斯兰国”在中东发家之后,
便在北非、南亚、东南亚发布“征兵令”,
招募大批的极端分子前往伊叙的“伊斯兰国”总部进行极端思想和洗脑培训教育。为了建立囊括全球所有穆斯林的“哈里发”大帝国,
继续向东扩张, 2016年6月又宣布在以菲律宾为中心的东南亚地区建省,
吸引了东南亚包括阿布沙耶夫、穆特组织在内的大量极端势力的支持与效忠。 (2)
“伊斯兰国”的组织中设有专门负责招募东南亚恐怖分子的军事组织———“马来群岛单位”,
通过发行报纸、互联网等方式专门接受来自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等国的极端分子。
(3) CNN援引相关报告称, 东南亚总共约1000多人前往IS的中东战场,
其中最多的是来自印尼, 其次是马来西亚和菲律宾南部的极端分子。 (4)
由于“伊斯兰国”在中东面临灭亡的形势,
现如今在伊叙经过洗脑和训练的圣战分子纷纷逃窜回东南亚,
尤其是菲律宾的南部, 为极端分子提供了庇护所,
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为中心的南部岛屿成为恐怖分子培训和策划活动的据点,
并企图蔓延至印尼等其他东南亚国家。从马来西亚到菲律宾,
已经形成了一个“恐怖新月地带”, 不仅威胁本地区安全,
中东和中亚的恐怖分子还能通过这条路线相互往来。 (5)
虽然“伊斯兰国”在东南亚分支的头目哈皮隆与奥马卡延·马巫德已经于2017年10月被击毙,
但还会有新的“埃米尔”接替, 恐怖主义思想与活动仍不可小觑。

You can leave a response,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Leave a Reply

网站地图xml地图